言念阙影

【忘忧】Amireux(下)

还写啥恋人未满啊!我直接写俩人结婚得了!

再见了。这篇就这样匆匆完结。



       『所以你来接我车都不开的吗?』忽悠的脚和胃和……总之一切都在向这位大老爷们抗议:你再多动个试试?

       温馨的氛围实在很无奈地,被现实破了个洞。呼呼地刮着冷风。

       『……这里离我家就两条街远。』

       得知功亏于一篑的忽悠就更气闷了。也许里头还掺着分量十足又被自己刻意无视的心慌?平日里美滋滋Gay哭人的游戏主播此刻倒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指尖小心而轻柔地捏着一朵花、搔首踟蹰的那种。

       其实不应该的。用粉丝的话来说,他俩相处都已经跨入“老夫老夫”阶段了的。如今还没成为情侣,但是另一种亲密无间,只要在一起待着就算不说话也很舒服。

       何况他俩总有说不完的话,没有冷场的时候。只要一人提起话题,另一人就一定顺下去,像践行两人默认的约定似的。直到旁人的声音渐渐地沉下去,只剩他们两个,没有完。

        那个时候真的舒服得一匹。整个人沉在甜酒味的美梦里。

        后来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先醒过来,中夜第一次察觉到月光的温柔和凉薄。温柔得让人心都软成春水;凉薄,又让人惴惴不安,看不清前路——

        要去哪里?能不能真的去你心里?

 

       老王身后跟着忽悠,一打开门还是习惯性地问候猫主子,连懒懒的一声应和都没有得到。他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冷漠,所以没有当回事。

       或者说,他的心思正挂在其他人身上,所以没心情上去呼噜猫。

       老王外表稳如老狗,其实心里敲着鼓。就像他每一次在游戏里对忽悠说骚话,嘴上逞强,其实身心都有往下坠的感觉。没有尽头的,所以尝试人工自救,把自己控制在一个度内,像兜了个安全网。是这样一个有分寸的人。

        ……有分寸的人倒水还差点花了眼,浇了自己一手。

 

       他不是不知道,这一番千里来寻意味着什么?但真临到头上,又像被弄糊涂了,犹犹豫豫地,不敢伸出手去碰。怕忽悠大咧咧地,反而瞪圆了眼说:『我只是来找我妈咪的,顺便看看你……不可以吗?』怕这个人又被炸跑,比自家猫主子还像猫。

       那么多个理由为他的软弱开脱,到底掩藏不住他就是个胆小鬼的事实。所以才会选择最默默无闻的方式待在忽悠身边,才会在西皮热度水涨船高时有意冷却。

       但他成心要忍,那人又爱来撩骚。几个客房不睡,偏偏眨着眼睛,要跟他挤一间房过晚。

        『其实你房间够大了的。』强忍着想逃跑的冲动,要向人靠近,只有话音的微弱起伏透露一点主人的不平静。

       老王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静了静心……到底是心态崩了。他向忽悠靠近,脚步轻得像踩在刀尖上,被刺激得丝毫不逃避、直直望入对方眼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若你敢挨到极近,原谅我不肯去忍。

       他垂下眼去,霎眼透亮,之后又是无尽的夜。浑厚,广芒,没有一点刺。可他不想要待在堪称温存无害的暗处。

       他想要光。

       不解风情的人这一次接住了他,是来自忽悠的安全网:

       『我知道……所以,我来到这里。』

       十五个小时,八千公里,广漫的太平洋。

       我不管不顾跨越这一切,来到你身边。

       你还要再怎样问我呢?宝贝儿~

 

       今夜月色真的很好。晚风轻飘,倚于深宵。

       老王给忽悠拍好被子,大大方方赏着对方的睡脸,又摸起了床前猫主子的下巴(双倍的快乐)。他现在才思索这位祖宗睡前的下落……好像是,跟着忽悠来着?

       可不是嘛。跳上了床用尾巴蹭人家手,有意无意的,怕人家瞧见坏了自己高冷的形象。

       老王轻轻笑了,自己都没察觉出自己眼睛里的柔波,低声问:『你也喜欢他吗?』

       当然等不到回答。布偶懒洋洋地“喵”了一声,姿态优美地跳下床,掠过月光去了。




END




评论(2)

热度(47)

© 言念阙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