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念阙影

【丕植】旷若商与参(未完草稿)

第一次打这个tag有点慌呢。

bug和ooc都是我的。

当看到“帝及太后乃喜。及见之,帝犹严颜色,不与语,又不使冠履。植伏地泣涕”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要割腿肉了。

bgm《痴情司》的歌词里说,梦还没有完,愿还在心底。恨也还没有堆积。

——————————


斗指东南,维为立夏。

初夏的气息渐蒸大地的时候,在熏风新蝉声里,曹子桓梦到了多年前,同样是一个夏天,铜雀台甫落成后的一次宴饮。酒香暖调、笙歌箫管里恍见那些氤氲在灯光夜色里的人影,明明是早已委骨穷尘、连在脑海里偶尔想起都记不太清样子的一个个面貌却生动而年轻,言笑晏晏着向他举起酒杯。然而在人一个恍惚后这些景象又平铺着缓缓沉入水底,像一卷绢帛轻轻抚落了被风鼓动的一角,只是沉下去。潜伏着流动着的深色水藻在暗处款摆,水底洞然而出的是月光还是灯光?透过层层叶缝遥遥地在眼前曳着。

密叶林下,面向着他的植弟有着清亮的眼睛、明朗的笑容,属于才子眉宇间的矜傲、还有他特别喜欢的永远贵公子一样的翩翩气质;好像他是生在诗里那个柳下动人心却不会老的少年。正为自己诗中的一句“保己终百年”很不赞同地扬着眉、负着手往前慢慢踱了几步。一时间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悄悄退离,植弟的身影顿了一顿,回过头来笑道:“难得有今夕之欢,你我又是踌躇满志,何苦作此无奈语!——阿兄不如道‘飘飖放志意,千古长若斯。’”

“我还记得阿植的院子里种了一些竹子。夜里便闻凤尾萧萧,龙吟细细;树影写墙、斑驳多姿,站在那些晃晃荡荡的影子里就像在一叶漂泊的小船上,不动仍有颠簸之感。我在风露里立了一霎,直等到阿植屋子里的灯灭去才独自离开。”子桓叙到这里,向床边的女子慢慢伸出手,“奇怪,你哭什么。”

“我梦到了年轻时高兴的事情,近来也觉得精神好多了,这都是好事啊。说不定再过一段日子我便能重新好起来,再做一些想做的事情。”盘桓萦绕经年的雾霭烟云在他眼底悄然消散,似从洪旷混荒中脱颖而出。

正是黄初七年。

 

最是酒阑梦醒时,悲欢难昧。

曹丕静静枕着手臂,微蜷起身子来像一把已上好弦的弓。

清光正好,连月也爱多情少年,它从窗外蹑进来时还带了一点松叶的香气,在空气里流瞬的时候让人觉得有点凉,嘴角发涩。

阿植的脸像白玉一样温润,他又是温暖的,浸在月光里好像沁出了微亮的清辉,眉眼里令人错觉一种蕴藉缠绵的意绪。他的平缓的柔和的呼吸声,一起一伏里衣领子中的暗色地带仿佛某种诱惑,只等人伸出手去。

曹丕的手指一点点靠近,小心翼翼地,指尖触到他的手腕了,再顺着摸到肩颈,在脖子那里有点恋恋的迟疑着。

他轻轻叫了一声:“阿植?”声音仿佛响在亘古的洪荒里,身前身后都不知在唤谁,明知没有回应的执拗。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阿植的眼皮好像冉冉动了一下。

心跳也好像变快了一点。

指下的肌肤深处仿佛升起了小小的火焰。

他心一动,再细细打量着子建,心里觉得惘惘的,又觉得欢喜。这肌肤下血液里的热火放肆奔突,以一种摧枯拉朽的疯狂姿态,料想不久后再阔大的荒原也会被燃尽。

他的手好似有自己的意志一般,缓缓游移到对方的胸口处,然后慢慢展开来,贴着子建跳动着的心,感受对方细微的紧绷。仿佛掌下躺着一只明明怕人却仍要逞强凑近来的小鸟,收敛了羽翼窝在那里,被人坏心眼地稍稍用劲一捏就要受惊地啾唧叫起来似的。

他不知该不该攥紧手。

良久,等到空气都冷寂到凝了起来,对方身上的热度也悄悄降了下去,小鸟早已无影无踪的时候,人也终于迷迷惘惘地从梦游里走了出来。

他看着阿植枕上的手慢慢捏紧了袖角,心里有点悲哀,却又松了一口气。

少年的感情像一线深渊,他是那临渊踟蹰之人。

……

……

……

他们从来都隔着这样深这样宽的沟谷,在两岸遥遥相望,纵再殷勤亦看不分明彼此面目。

他颓然而坐,刚被面前人一番激言冲撞,身心仿佛都受了极大的苦累似的,半晌脑子里都只有嗡嗡的鸣声,无意间瞧见锃亮的案台上映出自己有些滞愣的脸,眼睛里流露出的却是伤心的神气。

还好,这次那人来势汹汹、十足悲愤,定是看不见。

他张了张嘴,一下子又忘了自己想反驳些什么,最后只得徒劳叫了一声:“子建。”

子建。

如何说。

说了有何用。

你竟觉得……子文死了,我不伤心吗?

在你心里,我已是……我已是如此不堪的面目了吗?

“今日是子文,明日……总不会是我了吧?”清朗如玉石相击,往昔他最爱的声音,此刻狠狠摔在地上、碎了满地刺人的锋芒。

痛过了头,他倒显得泰然,除了说话的声音一下子嘶哑得仿佛人跪在砂石地上艰难地磨了过去,身后只留一线血痕。

“雍丘王大可放心,一时遽丧二弟,总怕有心人说闲话。”

“我已百般隐忍迁就,谁知却更助长你这狂妄无礼的性子。”

“你回去吧,我亦不想再见你了。”

喉头一甜,霎时又痒又痛,竟恍惚是经年横亘在心尖上的一点热血也要被呕出来。他捂着嘴掩饰着咳了几声,不再看那人一眼。

若早早地结束了多好。总是不甘心的,不甘就不甘,又不是不能忍过去,总不至于落得现在这样难看,日后忆起时也都能有些美好的事情。

而不是像这样咬牙切齿,面目可憎。



评论(3)

热度(38)

© 言念阙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