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念阙影

【李杜相关】君子之交(三)

这是一个蠢作者想写正剧结果又变成不正经的微段子集合的故事……(哭)

文里有很多设定都是来自史实哦~

小猫超可爱///最喜欢猫了XD


(三)

白这天跨进门来,耳边是厨房里锅碗瓢盆叮叮咚咚响的声音,一双清澈的猫眼正对着他……毫不留情地踩在他的沙发上——可能才从外面野回来,一个个小梅花就这样映在了清清白白的沙发皮上。

“……”他走过去,拎起小猫柔软的后颈在听到它炸毛的喵喵声时不由得放轻柔了动作,“坏猫。”

“喵?”小猫好像听懂了,很乖巧地抬头看他,再看看自己的杰作。一脸【哦我并没闯祸】的样子。

“其实这样也不错。”白把猫放下任它亲昵地蹭上来,目光移向……一片狼藉的后院。

一个人的家不免冷清,总该有一些生机的,比如说一只顽皮的宠物和正在厨房里忙活的人。

等等……?这想法好像有点不对?

然后这点疑窦在他听到“吃饭了”的清朗声响后,都不知扔到哪个角落了。

 

#关于小猫的取名##谐音真是个大问题#

“叫什么好呢?”小猫清亮的眼睛骨碌转着,终于被杜的手吸引了注意力,用爪子扒上去——一只,又一只。玩得不亦乐乎,丝毫不在意自己无名无证的现况。╮(╯_╰)╭

“给猫取名这种事,不都是看外形?颜色……花纹……”

杜在说话的人和扒住手的猫之间逡巡,半晌,才不确定地吐出一句:“小白?”

是的,这是一只纯白无杂色的漂亮小猫咪。可是——

“……”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

“小白?”杜试着叫了叫,小猫的耳朵动了动,还是没反应。倒是盘腿坐在沙发上的人快要跳起来了。

“算了别叫这个名字。”

“那叫什么?”

“不叫小猫就叫小咪,都差不多。”

最后小咪就(快乐地)成了一只有名无证有主人的猫了。

(你们敢不敢再随便一点!还是大诗人呢连名字都不会取!)

 

#日常part1#

杜发现白对于生活质量的要求简直高,像每一个又帅又有钱(小说设定一样)的男子。

如果仅是个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公子就算了……

比如说,他喜欢酒,收藏了一柜子的极品古酒,用瓦罐封装好了的静静摆在那里,像一个个等待沉淀的故事。

可是啤酒白酒红酒就连随便哪一个牌子的酒都能喝得很高兴全然没有芥蒂。

只有一点——他要有心情。

其实对于他的随性不接触是不能认识的深刻的,寻景游乐到某一处,被一个陌生人邀请也能欣然接受。桃花十里不算少,清泉幽幽,倒映白云苍狗。然后与新认识的朋友告别,转身后不再强求相逢,江湖里都可相忘。

他那日上山去寻,恰逢那人哼着小调正迎面走来,饮酣了的脸红红的,一双眸子到仍是亮不因醉意有一分黯淡。

那人问:“你来寻我?”

“是。”

“正好。”然后他就看见那人闻言愉快地笑了起来,“一起回去吧。”
 

 

#日常part2#

白发现杜的年纪比他小之后。

“你竟然还只是高中生?”转过身与他面对面一副要长谈的样子,嘴里却不停卡茨卡茨吃着零食,“这年头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年纪这么小就——离家出走?”

“比我大不了几岁有什么资格扮老?”相处久了之后杜就会显出属于少年的顽皮黠性来。不过白以后每次被噎住了都有了个理由劝慰自己“我比他大他还是个孩子”——那是后话。

“况且……我并不是离家出走。”

白对于人家的家事向来不在意,无所谓地摆摆手,“没事,青春期的叛逆~我懂。”

“……”你懂什么。

他当然不会知道,白也在这么大的时候就辞亲“远游”了,某年暑假他就背着一肩的行囊踏上了探险的道路——只留下一张纸条静静卧在房里书桌上。

并不是叛逆也不是逃离,只是兴起,突然有一种很想行走的欲望,走在路上、走向远方,只有一个人不停地走的时候才更能听清心跳的声音——那在平时被汲营忽略的。

像他这样的少年,和诗人一样,都不是该束之高阁的。

“然后呢?”杜显然被吸引了。

“然后我就回家了。”再补充一句,“实在是没钱吃饭了。”

咳,即使是再怎么诗意,也要喂饱肚子呀。

“当然……按照少爷你的性格,那叫一个‘慷慨疏财’。”他吃吃笑着倒在了沙发上,“这也叫‘千金散尽还复来’。”

后来的某一日,白突然提起这件事,压在他身上,戏谑开口:“所以子美……你叫一声哥哥来听?”(其实是因为某人恶趣味犯了吧)

“……”

“冷淡!”

微不可闻地叹气一声,为这个从以前到现在一直很任性随情的人,“……白哥。”

诶这么轻易么?下一刻白就听到那人一字一句,很正经道:

“今天轮到你洗碗了吧。”

……在大冬天洗碗是什么感受?

白雄赳赳气昂昂地回来揪起在沙发上差点睡着的杜,不由分说、不怀好意地把手探进他的衣服里,贴近温热的肌肤。

然后很快被人推开了。“哇你干嘛。”

……冷不防遭到冰手×2袭击(敏感的)腰是什么感受?
 

——不得不说,简直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呢。


【实在忍不住在文里吐槽啊……捂面】 

 


评论(6)

热度(44)

© 言念阙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