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念阙影

我看以前自己的文并无一丝偏私的心态,十足一个局外人。甚至怀着还要恶意的挑剔。除了写时激情隐隐在心中留下蛛丝马迹(那时的爱又纯又浓,现在无论何种喜爱,都被稀释得淡一些),其它一无可取。时不时就想毁尸灭迹。
所以把Lof里的轼辙文大多锁了。入坑再久一点之后我发现两位先生的确不该被我妄谈,但这与认识时间无关。李杜和范施我也是从初中写到现在,并无这样深重的惭愧。说到底,还是情不自禁追名逐利,被吹捧迷了心,写下一些唐突先贤的文章。如今幡然,只望我的文章曾引发人对两位先生的好奇,进而自己钻进真实里寻探,从而知道我的误导有多深重,是为大幸。不该再留下罪证,贻误来者。
是以鉴。

评论(3)

热度(3)

© 言念阙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