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念阙影

目前跳的最冷的坑是四大才子,伯虎x徵明。风流才子与端谨儒者,偏要成一副旖旎的画。
有时是胡闹着把床前流苏往对方细而骨感的手腕上系,绸像水一样地流下来,被两人抵掌合在手心里。也有入坐金陵的画船,眼波趁着扇底的香风,偷渡往彼此的眼。
桃花要化进这个故事的经脉里。一生开落,随着最盛的东风,美得很。
也会有痛饮狂歌的时候,自诩为那年的黄金榜客,狂的可以。有棱有角的人似乎总会一开始把命运看错,并且知错不改。

评论(6)

热度(23)

© 言念阙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