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念阙影

就我敏感的小心灵而言,尚可忍受的妥协也是件可怕的事情。
一点点逼你退让。不仅是暂时的心理状态,更是坚持的原则本身。
但你不能生气,不能嚎叫乃至于抗议。因为那是的确挺有道理,是尚可以忍受的,是为了更正义的理由而迫使个人不得不做出的妥协。
到了最极端的时候,会使人错认为施压者才是仁爱者;而爱我所以不欲见我沦亡的人,却被我们当做异己了。


我害怕无处不在的“群体”的力量,无论是出于排他的暴力还是他们所谓的道德。

评论(1)

热度(13)

© 言念阙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