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念阙影

我悲伤的不只是“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还有为竖子“正名”,不惜抹煞英雄,还沾沾自喜深以为现代人的慧见。







混淆高尚与卑劣,正义与邪恶,莲花与污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说这是现代化带来的进步。



就如我严守思想解放与价值观混乱的界限一样。有些“是非”力重千钧,在我肩背上沉沉压着。且不忍舍。

评论

热度(16)

© 言念阙影 | Powered by LOFTER